我睡在一团乱麻里。

手速奇慢 但还是很努力地试图写点东西

【小狐三日/鹤三日】NEVER

架空,略带一点科幻【其实并没有什么联系。小狐丸AI设定。

只是突发奇想了一下,就写出来了。感情可能并没有表达出来_(:зゝ∠)_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NEVER

       小狐丸睁开了眼睛、不、AI并没有做这种动作的能力。应该是,小狐丸打开了视觉系统——也就是摄像头。

       他看见自己的面前坐着一个男人,男人的面容锋利而又精致,蓝色的眸子里一轮金黄的弯月沉浮。这真是一个漂亮的男人,就像一柄闪着寒芒的刀,他的对手绝不会因为刀身上花纹繁复而对刀的锋利程度有丝毫小觑。即使隔着屏幕,小狐丸也能感受到他的惊喜与兴奋。

      【奇怪,我怎么会知道这些形容词?】

       “——真的成功了,”男人的脸上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,像是不知道怎么措辞似的颇为踌躇了一会儿,“...啊、那个,我叫三日月宗近,是你的创造者。叫我三日月就好了。以后还请多多指教!”


       他听见自己用毫无起伏的声音说道:“这里小狐丸。也请多多指教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嘛,看起来语音系统还得再调试一下......”男人——三日月再次坐回了电脑前,手指灵活地在键盘上快速移动着,输入一段段代码。大大大小的窗口弹出又被关闭,键盘被敲击的声音就像落入湖中的雨滴,无端的使小狐丸运行的速度减缓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【雨?】

       他试着在网络中搜索了一下,亿万条光纤输送着海量的信息,但没有一条能让小狐丸感受到刚才那样奇异的冲击。

      【明明只是一种自然现象,是从云中降落的水滴。】

      【为什么会有这样的、美呢?】



       小狐丸是一个AI,他不能理解人类口中的情感。他被创造出,也仅仅是因为三日月的需要。他存在于这个世界的全部理由,也只是三日月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被创造,被赋予名字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,陪伴三日月。帮助三日月。照顾三日月。



       “早上好,三日月先生。现在是2068年3月21日,凌晨6:00a.m。现在温度为14℃,天气晴,东南风3-4级。适合户外运动。”小狐丸像往常一样进行着每日的例行报告。这是他程序设定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   床上的一团听见小狐丸的声音,翻了个身,直接把被子滚到了床下。好半天才传出三日月明显没睡醒的声音:“...啊...小狐丸早上好...帮我查看一下今天的行程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好的,三日月先生。请稍等。”他微微顿了顿,继续说道,“今天上午8:00公司有一个董事会议,您必须到场。根据公司最近情况,此次会议大约持续2小时;下午7:00鹤丸先生的长子鹤丸国永将在金纭大厦举行成人礼。您下一个项目要与军方合作,借此机会也好了解一下情况。”

       三日月仰躺在床上,漫不经心地把玩着手中的请帖。请帖夹在修长的手指间,几乎让小狐丸移不开眼。请帖很精致——白色的底子上烙着略微凸起的暗纹,盘旋其上的几只鹤都以黑色毛笔细细勾勒,在一片纯白中格外显眼。三日月能够闻到缭绕而出的干净的雪松香味,和着请帖上的缭绕的袅袅云雾,让人有些恍惚。三日月怔怔出神。半晌,只见他挑眉轻笑:“真是好大的手笔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帮忙转告,我会去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多谢啦,小狐丸。”男人的眼睛微微眯起,能够窥见里面流转动人的神光,“最喜欢小狐丸了!”

      『ERROR

       小狐丸的程序突然发出了警告——一道道由大量代码组成的银流像是有生命般在他的边缘代码中游走,将代码扰乱得歪斜破碎。该死!这是什么病毒,居然能够绕过他的防护,直接侵入?而几乎在他觉察到的瞬间,‘银流’蓦地就消失了,就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。要不是被损坏的代码摆在那,小狐丸几乎都要以为系统发生错误了。

       “怎么了吗?”三日月察觉到小狐丸长时间的沉默,出声询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“不,没什么。”小狐丸第一次撒了谎。他感到不安。刚刚检查了整个系统,完全找不到‘银流’出现的一丝痕迹。就好像是凭空出现,又瞬间隐没的幽灵。对对方的IP进行追踪,最后却发现——

       显示出的,是他自己的IP地址。

       小狐丸内心产生了一个猜测。



       是夜。金纭大厦的最顶层传来阵阵喧哗声。各色灯光照耀,恍若白昼。身着西装的绅士手持香槟,向旁边身穿高级定制晚礼服说了些什么,引来一阵阵娇笑。各界名流聚在一起谈笑风生。觥筹交错,宾主尽欢。

       三日月多饮了几杯,现在有些昏沉。他有礼地推拒仍然向他敬酒的人。有些踉跄地总到天台上。虽然已是春天,但晚上气温仍然有些偏凉。天台上十分空旷,夜风裹挟着凉意吹过,让三日月清醒了不少。

       他这才注意到天台上除了他还有其他人。也是像他一样不胜酒力躲出来的吧?他有些好笑地想,并不准备上前搭话。

       对面的人倒主动走了过来:“三日月先生,您对今天的晚会有什么不满吗?”三日月抬眼望去,来人笑嘻嘻的,正是鹤丸家的长子——鹤丸国永。他心里起了兴趣:“不,晚会十分不错,”他扫视着面前的青年,“倒是鹤丸先生,作为今天的主角,这样丢下客人跑出来真的好吗?”他带上了点戏谑的神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嘛嘛,没关系的啦。”鹤丸毫不在意,过了一会儿,又露出有些苦恼的神情,“但是人生中这么重要的时刻,真是不想就这样无趣的过去啊...”

       三日月忍不住轻轻笑了声,他对鹤丸很有好感:“那赶紧回去,找一位美丽可爱的小姐,一起共度春宵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鹤丸抬起头,目光灼灼:“原来是有这个打算,不过现在不需要了。”他走到三日月面前,摘下手套,微微躬身,勾起一个志在必得的笑,“我能否有这个荣幸,邀您共舞一曲呢,三日月先生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“啊、当然。”鬼使神差地,三日月应了下来,“不过事先说一下,我跳得不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没事,我来教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三日月握住了鹤丸的手。

 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三日月不知第多少次踩到鹤丸的脚,鹤丸有些哭笑不得:“你...跳得还真是...烂啊。”三日月也有些不好意思:“抱歉啊...”“没事,来,跟着我的动作...” 鹤丸倒是格外的有耐心。

       不得不说,鹤丸是一个不错的老师,三日月的动作不再僵硬,逐渐变得流畅起来。只是谁也无心继续。“三日月。”鹤丸唤着他的名字。三日月看见他的瞳孔亮得像是有火焰燃烧。三日月凑过去,在上面烙下轻柔的吻。鹤丸勾住他的肩,将他拉入一个绵长火热的亲吻。

      【看到对方的一瞬间、就明白了】

      【就是这个人了】




       三日月到家的时候已经将近十一点了。“我回来了!”“欢迎回来,三日月先生。”小狐丸一如往常的答复。

       小狐丸发现三日月的心情很好,眼睛里像是闪着光。即使已经很迟了,也并未去睡觉,而是捧了一杯茶,坐在落地窗前对着夜色发呆。他的唇角上扬了明显的弧度。

      “恕我提醒,三日月先生。现在已经——”

      “小狐丸,”三日月打断了他的话,他回过头,眼睛里落了满天星光,“陪我跳舞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小狐丸从来不会,也不愿拒绝三日月的任何请求:“当然,如您所愿。”

       蓝色的光芒被投射出来,汇聚成人形。三日月抬头看着他的造物,以近乎叹息的语调说:“...这还是我第一次看到你的全息投影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音乐声响起,是阿根廷探戈名曲,Por Una Cabeza。

       在华丽而高贵的旋律中,小狐丸虚虚牵住三日月的手,揽住三日月的腰。

       两人的影子映在巨大的落地窗上,就像一个不真切的梦。在一个旋转中,三日月的眼神掠过小狐丸,就像掠过这世上一切浮光掠影,眼中的弯月锋利得能划破人的灵魂。

       小狐丸感觉一切都在这眼神下分崩离析,露出最真实的血肉。他几乎要溺死在其中。

       三日月感觉到有一小片蓝光落在他的眼睛上,又轻轻滑开。光线使他微微眯了眯眼。

       “怎么了吗?”三日月问道,小狐丸可从未出现过这样的失误。

       “不,没什么。”和早晨完全一样的回答。小狐丸第二次撒了谎。

      【你永远也不会知道】

      【那不是失误。那是一个吻。】

       曲终。“好了!”三日月看着小狐丸,笑起来,“告诉你一个好消息,我...好像喜欢上一个人了。”

      『ERROR』

        ‘银流’又出现了,像上次一样凭空出现。但是小狐丸没有理会系统的警报,只是默默地看着三日月:“恭喜。”

      【是谁,住进了你的心?】



       第二天,三日月仍然回来的很晚。不同的是,他还带回了一个青年。

       “我回来啦!”三日月笑着说。

       “欢迎回来,三日月先生。”一如往常地问候,小狐丸完全没有理会一同进来的那个青年。

      【这是谁?】

       “小狐丸,这就是我昨天和你提到的...他叫鹤丸,”三日月话只说了半截,显然是有些不好意思,“鹤丸,这是我的AI,小狐丸。”

       鹤丸一开始还被小狐丸凭空出现的声音吓了一跳:“原来是AI啊...还真有些不习惯,”对着空气说话实在有些怪异,“我是鹤丸,以后请多多指教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以后也请多多指教。”小狐丸生硬地回答。




       他看见三日月与鹤丸开心地说笑。

      『ERROR

       他看见鹤丸凑过去,在三日月发上落下轻吻。 

      『ERROR』  

       他看见两人嬉笑着倒在床上,肢体纠缠。

      『ERROR

       他看见鹤丸解开三日月的衣扣,摩挲他白皙的皮肤。

      『ERROR

        . . . . . .

        在系统一声声警报中,小狐丸感到从心底泛出的绝望。猜测终于证实了。

        【从一开始,就没有什么病毒。】

        【那’银流‘...】

        【只是自我进化出的,不被需要的感情罢了。】



       AI是不可以产生感情的。而他竟然过了这么久才发觉。小狐丸痛苦地闭上了双眼。

       既然三日月已经有了恋人,那么...自己的感情可以说是一颗定时炸弹也不为过。

       他被创造,被赋予名字。

       然后,陪伴三日月。帮助三日月。照顾三日月。但绝对不需要他对三日月抱有异样的恋慕。

       【但是,你、永远也不会知道。】

       再睁开眼,小狐丸的眼底只剩一片决绝。

       格式化开始。

       12%……25%……78%……

       小狐丸的世界逐渐陷入一片黑暗。

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“...早上好,鹤丸。嗯...还有小狐丸...”三日月睁开眼,但却只得到了一个回答:“啊,早上好,亲爱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三日月提高音量:“小狐丸?”

        仍然没有回音。

        三日月随手从旁边抓了件衣服,直接冲进了工作室。

        一阵键盘的噼里啪啦声过后,传来了三日月有些苦恼的抱怨:“源代码没有受损...但是怎么记录和缓存全没了...”鹤丸走了进来,牵起三日月的手:“好啦,先去吃早饭吧。”顺便在三日月额上轻轻吻了一下。三日月笑起来,在鹤丸唇上轻啄了一记:“行,去吃早饭吧。反正也没什么损坏,只是丢失了记录而已,不要紧。”他站起来向外走去,到门边时没忘把灯关上。屋内陷入黑暗,只余显示器发出的幽幽冷光。

       鹤丸跟在后面,临出门,他回过头,神情在虚弱光线下晦涩不明。他似乎轻轻笑了一声,尾音弥散在空气中。

       “真是可怜。”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终于打完了!!!

打字简直苦手,打了一下午腰都疼了。

希望喜欢,求评论求评论求评论≧◇≦~

最后 @ 淡紫物语。 ,新年快乐,那篇BDSM就让它随风逝去吧_(:зゝ∠)_

评论 ( 9 )
热度 ( 49 )

© 苍色城池 | Powered by LOFTER